國家一類新聞網站 三秦都市報官網

排列五前三012路走势图:請抵制給烏龜“整容”! 雙胞胎姐妹揭秘“彩印烏龜”產業鏈

請抵制給烏龜“整容”! 雙胞胎姐妹揭秘“彩印烏龜”產業鏈

社會 2019-08-10 21:34:14
分享到:
核心提示: 近日,一對留學加拿大的雙胞胎姐妹,利用暑假在西安做了個系列調查,這種“10元網紅款”彩色小烏龜,看似炫彩其實有害且殘忍的真相,希望向更多人揭秘“彩印烏龜”背后的黑色產業鏈。

三秦都市報—三秦網訊     你見過裝在塑料小盒子里,龜殼上印著各種彩色圖案的小烏龜嗎?近日,一對留學加拿大的雙胞胎姐妹,利用暑假在西安做了個系列調查。今天,她們向三秦都市報記者講述了這種“10元網紅款”彩色小烏龜,看似炫彩其實有害且殘忍的真相,希望向更多人揭秘“彩印烏龜”背后的黑色產業鏈。

雙胞胎姐妹回國度假      發現彩印烏龜秘密

2001年出生的雙胞胎Davida和Becca是大連人。2017年在國內讀完高中后,去加拿大留學。從小熱愛環保的她們,以優異的成績雙雙被UBC大學自然資源?;ぷㄒ德既?。

每年夏天,兩人都會在國內過暑假,常常結伴去不同城市旅行。今年在旅行過程中她們發現,有人在街頭售賣彩色小烏龜。它們被裝在一個個透明的比拳頭還小的盒子里,運輸給買家,在這些和龜身同等大小的運輸盒里,它們唯一可以扭動身子的方式,就是伸縮脖子。更殘忍的是,這些彩色小烏龜的龜殼、頭部、鼻孔,甚至眼睛里,都被漆滿了五顏六色的顏料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色彩絢麗的“彩印烏龜”    記者 陳飛波 攝

Davida告訴記者:“我不知道它們是怎樣壓抑地伸展、睜眼、呼吸。對于這些剛破殼而出,只有兩三厘米的龜寶寶來說,我認為這等同于酷刑。有家長在網上發帖說,自己給孩子購買的彩色小烏龜,養了不到3個月就死了。烏龜在國內有長壽的美好寓意,為什么要人為制造彩色小烏龜?給小烏龜龜殼印上彩色,是不是導致它們死亡的直接原因呢?”

帶著一系列疑問,姐妹倆結合自己的專業知識,花了3天時間在百度、谷歌、YouTube等平臺找尋相關資料,結合龜殼上的圖案,姐妹倆發現了彩色小烏龜的秘密。

高溫高紫外線打印     方式殘忍墨水有毒  

經過詳細調查,雙胞胎姐妹發現,早在去年國慶節期間,彩繪小烏龜就已經熱銷大街小巷。商販把花草圖案、公司名字、流行動漫等圖案,印在它們的身上。以前賣3元錢的普通小烏龜,“整容”之后搖身一變,成為身價10元的“網紅”。在淘寶網上,有的店家彩色小烏龜月銷量,竟高達8000多只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彩印烏龜油漆有毒,不但對烏龜,對人類和環境也有巨大傷害      記者 陳飛波 攝

雙胞胎姐妹調查發現,目前市面上的彩色烏龜,基本都是用“水轉印”和“UV平板打印”技術來印上圖案。這些本該被應用于手機殼、塑料、玻璃印花上的技術,根本不適合應用在剛出生、龜殼還很軟的小烏龜幼苗身上。所謂的UV打印,需要高紫外線和高溫,在打印過程中,商家強迫烏龜待在一個小坑里,然后UV打印機會從它們身上碾過去。

Davida稱:“用這種方式制造的彩印烏龜,因為油漆有毒,容易使其甲殼受損潰爛導致患‘腐甲病’和‘翹甲病’,彩印后龜殼無法通過曬太陽進行鈣質轉換,因此其平均壽命不會超過3個月。此外,在對龜殼進行印刷圖案時,烏龜會掙扎,因此油漆會印在烏龜頭上、眼睛上,直接導致烏龜失明,非常殘忍?!?/p>

更令姐妹倆感到無奈的是,她們嘗試了各種辦法,比如用橘子皮摩擦、用透明膠粘等方式,都無法將小烏龜龜殼上的彩印去掉。而UV清理劑是具有強腐蝕性的化學制劑,如果用清理劑,小烏龜反而會更快死亡。

Becca告訴記者:“商家搞噱頭逐利,不但不顧小烏龜死活,對人類、對環境也有巨大的傷害。在烏龜得了腐甲病后,彩印油漆會發生脫落。這時候,若小朋友碰到小烏龜,會感染皮膚病。如果手上有傷口,還會使傷口感染。另外,如果小朋友拋棄了這只小烏龜,龜殼上的油漆對水質也會有一定破壞?!?/p>

組建11人團隊     呼吁抵制彩印烏龜

了解真相之后,姐妹倆寢食難安,利用暑假,她們通過多種方式組織起了一個11個人的小團隊。這11個人都是年紀相仿、志同道合的年輕人,她們全力以赴宣傳抵制彩印烏龜。線上給諸多公眾號、微博“大V”投稿,尋求轉發;線下則帶著印制好的扇子,戴著“忍者神龜”的面具上街宣傳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雙胞胎姐妹戴著“忍者神龜”面具上街宣傳     記者 陳飛波 攝

Davida說:“我們自費印了1000把扇子,已經發了800把。在西安、咸陽、內蒙古通遼市都做過宣傳。我們相信,很多購買者只是不了解真相, 所以我們想揭秘這個黑色產業鏈,讓小烏龜都健康生活?!?/p>

實際上,由于市民的認知等客觀原因,姐妹倆的宣傳行動并非一帆風順。她們聯系了西安、咸陽以及省內的多個動物?;ば?,均以不在管轄范圍為由被拒。姐妹倆查到,我國郵政法第33條規定,不得以任何理由郵寄任何活體動物,但當她們調查時卻發現,由于監管不嚴,許多彩印烏龜的電商,在郵寄時都是寫著“玩具”蒙混過關。

姐妹倆說,上周她們又發現出現了一種“熒光彩印烏龜”,雖然目前只在朋友圈和極少數電商里叫賣,但預測很快會流行起來?!拔頤嵌賈烙獍糝灰┝?,碰都不敢碰,腐蝕性巨大,但商家只要能賺錢,什么都能做?!苯忝昧┧?,她們的宣傳不會停止,還將繼續關注、呼吁,揭秘這一“黑色產業鏈”,?;ば∥詮?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首席記者  李佳 實習生 丁彧莘 

[編輯:范為民]